上海莱士(002252.CN)

上海莱士股权质押危机不断 医药行业股份质押市值超7000亿元

时间:20-08-12 14:08    来源:东方财富网

原标题:上海莱士(002252)股权质押危机不断,医药行业股份质押市值超7000亿元

前海开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执行总经理杨德龙告诉时代财经,企业的高质押率会对A股良性发展造成不利影响,股权质押率要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才能有利于股市的健康发展。

8月以来,A股市场出现多起股票质押回购违约纠纷及诉讼事件。

天际股份爆出多起股票质押回购违约事件,公司控股股东汕头天际及一致行动人星嘉国际因资金链短缺问题,导致与长城证券、中信建投证券的股票质押融资项目违约,遭被动减持;上海莱士控股股东累计质押比例高达93.4%,其大股东科瑞天诚、莱士中国以及莱士凯吉被长沙银行提起诉讼,金额高达3.11亿元。

频繁的股票质押违约事件引起市场关注。前海开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执行总经理杨德龙告诉时代财经,企业的高质押率会对A股良性发展造成不利影响,股权质押率要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才能有利于股市的健康发展。

据时代财经不完全统计,截至8月12日,8月以来已经有96家上市公司发布质押股权公告或已完成质押行为,根据11日收盘价计算,质押部分股权市值为364.47亿元。

上海莱士控股股东股权遭冻结

8月6日,上海莱士的三位股东被长沙银行提起诉讼,金额高达3.11亿元。

长沙银行表示,科瑞天诚、莱士中国以及莱士凯吉三家公司面临大量的风险诉讼,并且无法保障本行贷款本息清偿,为维护合法债权,收回信贷资金,向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诉讼。而上述三家公司均为上海莱士股东,持股比例分别为22.93%、19.35%、3.38%。

其中,科瑞天诚作为上海莱士第二大股东,因频繁违约导致多家金融机构“踩雷”,如今已经被长沙、上海、北京等地多家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截至8月12日,上海莱士质押股份占总股本比例为45.59%,其中控股股东累计质押比例高达93.4%。

“股权质押有利有弊,对于企业而言是把经营的双刃剑。”万联证券分析师徐飞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股权质押为股东融资提供了便利,但其高风险的杠杆属性放大了股价波动风险,容易造成股价下跌陷入恶性循环。而在股价持续下跌时,融资方也面临着一定的风险。

根据上海莱士2019年年报问询函回复,控股股东科瑞天诚和莱士中国采用股票质押融资方式获取资金,寻找和收购国内外优质的血液制品标的。2014年和2015年,控股股东成功筹划收购郑州莱士、同路生物,并以“上市公司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方式注入上市公司。

公开信息显示,上海莱士成立至今已有30余载,主营业务为生产和销售血液制品,已发展成为我国血制品行业的头部企业。

上海莱士曾被称为医药界股神,其于2018年一季度炒股巨亏近9亿元的消息“刷爆”了资本圈。2018年公司亏损15.18亿元,股价出现断崖式下跌。

也正因此,2018年下半年以来,科瑞天诚、莱士中国的质押融资相继出现到期不能按期偿还或跌破平仓线的风险,部分债权人采取了司法冻结、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方式处置质押股份等措施,科瑞天诚、莱士中国所持有的上海莱士股份均出现被动减持。

2020年7月2日,上海莱士再次披露控股股东被动减持股份的公告,科瑞天诚近日收到法院执行裁定书,其持有的7000万股股份(约占上海莱士总股本的1.04%)被交付给债权人平安银行以抵偿相应债务,作价5.82亿元。

此外,上海莱士另一控股股东莱士中国也遭遇股份被动减持的情况。6月6日,莱士中国为其关联公司上海凯吉进出口有限公司在平安银行上海分行2个资管计划提供差额补足义务,平安银行上海分行向法院申请查封了莱士中国持有的上海莱士329万股。

截至2019年底,科瑞天诚到期未清偿债务为68.3亿元,而莱士中国到期未清偿债务更高达103.357亿元。据了解,目前,科瑞天诚与莱士中国所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几乎全部被司法冻结。

徐飞告诉时代财经,当股东未能按期还款或有违约迹象时,券商首先会通知股东需通过补充质押、追加担保物、提前偿还等方式应对。一旦股东未能按期还款或违约,或者公司出现了负面的重大事项,其所质押的公司股份便有因违约处置被动减持的风险。被动减持有可能触发股价大幅下跌,出现流动性危机的恶性循环,给公司带来较大的偿债压力和声誉风险。

医药行业股权质押市值超7000亿

时代财经统计发现,截至8月12日,A股2858家上市公司有质押股权行为,其中,1899家企业总市值在100亿以下,占总数的66%以上。中小企业成为股权质押的主力军。

质押股份占总股本比例在30%以上的企业有463家,50%以上的有74家,70%以上的有6家。其中ST藏格、海德股份、ST银亿、ST贵人、供销大集五家公司自近三年的股份质押比例均在70%以上。

在企业出质股权达到30%以上的463家企业之中,市值不足100亿的有362家,占总数的78%,市值不足50亿的有256家,市值不足20亿的有68家。

杨德龙告诉时代财经,企业出现高质押率,主要还是因为资金链的问题。大股东资金紧张或者缺钱,不得不通过高比例质押来融资。

“但这对于企业经营来说意味着重大的风险,一旦股市出现暴跌,那么企业被迫要补仓,如果没有股份可补或者没有现金补偿,就会被强制平仓。”杨德龙表示。

根据申万一级行业分类,有12个行业在近几年出现行业平均质押率上升的情况,其中上升幅度较高的是综合、房地产、交通运输、建筑服饰四个行业,其企业平均质押率均较去年上浮一个百分点,增幅分别为2%、1.83%、1.65%、1.04%。

杨德龙表示,上述几个行业平均质押率之所以有所提升,是因为其资金面更加紧张。银行收紧对房地产的授信,在一定程度上导致房地产行业平均质押率提升;而交通运输行业因受疫情冲击,资金链也比较紧张。

从行业平均质押率看,房地产、纺织服装、综合三个行业平均质押率位列前三,均在20%以上。

在所有行业中,有10个行业门类质押股份的企业在100家以上。前三分别是化工、医药生物、电子行业,质押股份企业分别为281家、249家、199家。

由于行业质押股份的企业众多,医药生物、电子、化工、计算机行业公司质押股份价值超过3000亿元;其中医药生物行业质押股份价值最高,市值为7132亿元。

从行业公司平均质押股份价值看,银行业、非银金融业反而位居前列。

在A股36家上市银行中,除邮储银行、中信银行没有质押股权行为外,其余34家均质押一定比例股份,平均每个上市银行质押股份价值为46.66亿元,为所有行业之最。

徐飞表示,股权质押风险的表现都是公司流动性不足、资金周转承压。从经营风险与质押率的关系来看,短期需要关注公司资金周转压力,长期则关注盈利能力及可持续性。

对于高比例股权质押,徐飞认为还要关注融资资金去向。当出现资金转移、利益输送的情况时,资金往往难以收回。此外,公司重大事项进展以及公司负面事件的影响也不容忽视,因高比例股权质押引发风险事件往往是由股价大幅下跌触发的,任何引起股价波动的事件、信息都会带来影响。

(文章来源:时代财经)